新聞動態

楊晦先生誕辰120周年紀念會在北京大學成功召開

發布時間: 2019-11-13   來源:

11月8日,由北京大學中文系、中國現代文學館聯合舉辦的楊晦先生誕辰120周年紀念會在北京大學成功舉行。楊晦先生(1899-1983)是我國著名作家、文藝理論家和教育家,五四運動時參與“火燒趙家樓”,新中國成立后執教于北大中文系,并長期擔任系主任,為中文學科的建設和學術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數十位專家、學者出席會議并發言。與會者集中討論了楊晦先生在創作、治學、教育等方面的寶貴精神遺產。上午9點半,會議在北京大學人文學苑1號樓開幕,由中文系黨委書記金永兵主持。

北京大學副校長王博首先致辭。他與楊晦先生都畢業于北大哲學系,對于楊先生常有精神相交之感。他認為楊先生是一位理想主義者,這見諸其生平經歷,更見諸其對學術、學者的理解;中文系文學、語言、文獻三分的專業格局是由楊先生奠基的;通過本次紀念會,追懷先生的事跡,發揚先生的精神,有助于共同思考中文系未來的發展。

中國現代文學館副館長李洱接著致辭。他談到,楊晦先生早年參與“火燒趙家樓”,參與創建沉鐘社,何其壯懷激烈,但在中年之后發生轉變,這是因為他對個人在歷史中的作用有了更深的認識,他的英雄主義變為更沉潛的力量。他表示,楊鑄老師代表楊晦先生子女于2018年將先生760余件珍貴資料捐贈給中國現代文學館,這些檔案中寄寓著楊先生高貴的情操,是最為珍貴的寶藏,日后將由文學館舉行捐贈展。中文系系主任陳曉明表示,雖沒有親炙其教育,但一直對楊晦先生心懷仰慕。楊先生學貫中西,對世界思想和文化持有開放態度。其次,楊先生完美地展現了學者和創作的關系,他的為人與其創作存在著內在的關系,他的劇本充滿現實感和時代感,這與楊先生對時代的關切不能分開。楊先生以其治學和創作向我們展現了規范與生動之間和諧的統一。中文系原系主任嚴家炎表示,他曾有幸成為楊晦先生的親授弟子。楊先生擔任系主任十多年,培養了眾多人才。同時他努力營造安穩的學術環境,將外圍影響降至最低,以至受到上級的批評。嚴家炎以自身清晰的回憶探討了楊先生戲劇創作的藝術成就。中文系原系主任陳平原回憶道,當他到北大讀博時,楊晦先生已經去世,但他不斷在歷史資料中與這位北大先賢相遇,楊先生代表著五四那一代人的精神氣質。陳平原重點談了楊先生的三重身份:文論家、教育學和五四的老戰士。新中國成立后學習蘇聯,文藝理論學科的地位上升,但作為文論家的楊先生在主持文藝理論研究班時為蘇聯理論家畢達可夫所撰寫的后記中,強調了畢達可夫的蘇聯背景,提醒學生警惕教條主義。作為教育家,楊先生長年擔任系主任,卻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作為五四的老戰士,他在新中國成立后總共寫了7篇紀念五四的文章,最后一篇《追求真理的渴望》發表于1979年。楊先生文章的特別之處在于不大喊口號,反而提供了很多有趣的歷史細節。總之,楊先生這三個身份都有杰出表現。

至此,嘉賓致辭環節告一段落,全體與會者合影。

11時,會議進入自由發言階段。吳泰昌老師表示,自己1960年從北大中文系本科畢業,1964年研究生畢業,導師就是楊先生,求學時曾多次去楊先生家里受其指導。在自己要去《文藝報》任職前,楊先生告誡其兩句話:第一是要廣泛接觸文藝現象,第二是要始終保持小心謹慎的態度。楊先生為人低調,對自己的成就幾乎閉口不談。最后吳泰昌老師對中文系舉辦本次紀念會表示了贊賞和肯定。現代文學館計蕾主任代張炯先生宣讀了發言文稿,張炯表示,自己與同學一同編寫《中國文學史》時受到楊先生的支持,同時楊先生支持學生創辦文學刊物《紅樓》,那種誨人不倦的精神令人感念。張少康老師表示,自己1960年畢業后留校,當楊先生的助教,與先生接觸較多,楊先生一共招過四屆研究生。古代文論作為學科開始于1961年,他給57級的學生講歷代文論選,每節課前要先請楊先生指導要點,才去授課,這樣堅持了一年。張少康老師將楊先生的治學心得歸納為四句話:第一,中西并重;第二,古今結合;第三,理論和創作并重;第四,文學為主,兼通藝術。楊先生始終認為要廣泛了解文學史,接觸文本,并在之后嘗試開拓文藝思想史。“文革”開始時,楊先生被批判為修正主義,但實際上這恰是因為他始終有自己的文藝標準。陳松岑老師表示,自己1954年進入中文系語言專業,大二時語言和文學合并為一個專業,這是因為楊先生強調這兩個學科間的有機聯系。陳松岑老師對此表示贊同,過分強調學術專門化可能導致急功近利等不良風氣。安平秋老師是1960級本科生,他重點懷念了與楊先生在特殊時期共患難的經歷。劉烜老師強調,要學習楊先生的精神,助力建設世界一流中文系。楊先生有一種鄉土底色,對受苦的群眾、底層的人民始終關懷有加。他注重中西理論的相通,授課時從《田螺姑娘》開始講起浪漫主義流派。此后,92歲高齡的唐作藩老師發言,追懷楊先生,為上午的會議畫上暫時的句點。

下午1點,會議繼續進行。王一川老師表示自己與楊先生的三位高足均有師生緣分,王世德老師是其本科導師,胡經之老師是其碩士研究生導師,嚴家炎老師對其有知遇之恩。王一川老師宣讀了王世德和胡經之兩位老師為大會特意撰寫的紀念文稿。楊先生繼承了“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精神,他是一位有風骨的文藝理論家、有智慧的中文系主任。嚴紹璗老師表示,自己的一生受楊晦、魏建功兩位先生影響深遠。自己1959年進入北大中文系,開始是學習古典文獻學。楊先生對外語十分重視,經常對自己說:“外國人研究了我們很多東西,我們總歸要把它們搞清楚。”在其指引下,嚴老師開始學習日語,今后也從事了一輩子東亞文化和國際中國文化研究。馮姚平(馮至之女)表示,楊先生于其父乃是長兄般的摯友,他表面冷峻,心中卻有一團熱火。通過書信,馮女士回憶沉鐘社成員青年時期的青春交往,他們獻身于文藝事業,力圖以文藝救國。沉鐘社是一個堅韌的社團,而其關鍵就是楊先生。鄭蘇伊(臧克家之女)親切地稱楊先生為“楊老伯”,楊先生是其父的良師益友,之所以是良師,是因為當臧克家考入濟南第一師范時,楊先生正在那里任教,臧克家一生尊楊先生為“慧修師”。1948年3月,臧克家為楊先生五十歲生日寫了祝壽詩,鄭女士深情地朗誦了這首詩,其中有一句寫道“你喜歡青年,青年是你的一面鏡子”,楊先生就是這樣始終如一地贊美青年、扶持青年、愛護青年。孫欽善老師是中文系55級的,1963年研究生畢業后留校。他評價楊先生把中文系大家庭團結得很好,堅持學術民主,尊重知識。陳丹晨老師認為楊先生殷切地希望后輩們成長起來。楊先生堅持說真話,是中國知識分子的“硬骨頭”。張劍福老師說自己是懷著敬仰先人和時光不再的感懷來參加本次會議的,楊先生說“中文系不培養作家”是因為北大中文系基礎深厚。楊先生能以錚錚鐵骨在潮流來時不為所動,這種魂不能丟,我們不能忘記楊先生。盧永璘老師是張少康老師的學生,其教學踐行的就是楊先生和張老師的思想。他特別提到,楊鑄老師的《文學概論》也深入貫徹了楊先生的文藝思想。盧老師非常仰慕楊先生,當年先生辭世時系里的挽聯就是由他親筆抄寫的。之后,江西師范大學詹冬華老師發言,他是楊晦先生的三傳弟子,著有《楊晦評傳》,他說寫傳就是和傳主對話,楊先生是一個既可愛又可敬的人。杭州師范大學凌玉建老師匯報了《楊晦文集》的編纂工作,擬出版4卷,分為劇作卷,文論、雜文、書信卷,翻譯卷,這項工作10年前就已開始籌備。最后,金永兵老師替溫儒敏、毛慶耆、段寶林三位老師宣讀了他們特意撰寫的紀念文章,并宣布以本次會議為開端,北大中文系110周年系慶系列活動正式拉開帷幕。我們要繼承楊先生“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崇高精神,繼承優良傳統,把中文系辦得越來越好。

下午3點,紀念會正式結束。與會人員集體前往校史館,參觀“楊晦先生紀念展”。楊先生的錚錚鐵骨,生花妙筆,他的音容笑貌,不但鮮活于這些歷史資料中,更永存于我們的心中。

(供稿:北京大學中文系李雨軒)

色妞色高清视频